港澳作家“回家” 共叙万水千山情

发布时间:2024-04-17 05:26:56 来源: sp20240417

  3月29日,中国作家协会“万水千山总是情——欢迎港澳作家回家”活动在北京启幕,这也是中国作协“作家朋友 欢迎回家”系列2024开年首场活动。在为期三天的活动中,来自香港、澳门的43位作家、诗人、文化工作者先后走进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中国现代文学馆、钟鼓楼北侧的“观中”中轴线文化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以及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与莫言、冯骥才等内地文化界人士共叙情谊,共话文学创作的“海阔天空”。

3月29日,“港澳文学畅谈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从左至右: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邱华栋,内地作家李洱,内地诗人欧阳江河,内地作家莫言,香港剧作家何冀平,香港作家葛亮,香港作家穆欣欣。 主办方供图

  莫言读金庸:读得“五迷三道”

  “说起香港、澳门,我们每个人都感到非常亲切,也很熟悉,最熟悉的是一些文学界艺术界的朋友,比如坐在这边的潘耀明先生。20世纪90年代,我们去香港,经常收到潘先生塞给我们的信封,信封里装的是港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感觉用它好像能买到人民币买不到的东西。”3月29日上午,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的“港澳文学畅谈会”上,莫言聊起与香港文化界人士“携手同行”的往事,开场白引起一片笑声。

  潘耀明是香港作家联会会长、香港文学馆馆长,也是此次香港作家代表团团长。给莫言塞“信封”的时候,他正担任《明报月刊》总编辑兼总经理。笑过之后,潘耀明赶紧解释:“那是莫言给我稿子,我给他发的稿费。”

  在此次活动举办两天前,潘耀明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参加了一场金庸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这次畅谈港澳文学,金庸仍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

  莫言还记得自己多年前一口气读完金庸小说后的感受。1990年前后,他利用一个暑假,找了个提包,从一个“金迷”朋友家里把金庸全部的小说背到自己家,“从头到尾开始读,读了大概有40天,读得天昏地暗、五迷三道。读完以后,双手把书掩上,眼睛一闭,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自己)写了半天,还没有金庸先生的(作品)可读性高。如果我们的读者拿着我们的书,能像我拿着金庸的书那样废寝忘食地读下去,该是多么大的幸福”。

  莫言说:“在金庸笔下,武侠小说这个门类被发扬光大,变成了一个世界性的文化现象,变成了香港文化的一个鲜明标志。可以说,金庸用他的小说为我们的汉语(文学)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莫言 主办方供图

  内地文学的香港“推手”

  活动现场,莫言还谈到已于2022年故去的香港作家西西。他佩服西西的“广采博览”,以及在魔幻现实主义创作上“比我们都要登峰造极”。而最令人感佩的是,“内地的文学被介绍到港台,西西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1987年,两岸文化交流不像现在这么便利,是西西把我们的小说介绍给台湾的出版社,包括《红高粱》《爆炸》等。”莫言说的这段往事,是1980年代西西为台湾洪范书店编了一套《一九八〇年代中国大陆小说选》,介绍了约20位大陆小说家。西西也成了最早将莫言、余华、王安忆、史铁生、韩少功等当时内地新锐作家的作品介绍到香港和台湾的人。曾任台湾《联合报》副刊主编的知名诗人痖弦曾说,“海外知道莫言的人,多半是洪范这一系列的出版所造成的印象”。

  当年西西为联系这套书的出版事宜经常来北京,每次都请内地作家吃饭。“刚开始我们认为她是香港来的富婆,请吃饭是应该的,后来才知道她过得比我们还要艰难。”莫言回忆道,“记得有一次我浪费了一点食物,西西迅速把它吃了,一下子让我感到心里一颤。我才知道,她为了文学,自己节衣缩食,然后帮助我们,把我们的作品往外推荐。”

穆欣欣 受访者供图

  澳门文学什么样?“我们目中有人”

  在此次活动的几场交流座谈中,一些内地作家坦言对澳门文学不够了解,来自澳门的作家们也自嘲,“一提澳门文学就有人疑惑:澳门还有文学吗?”

  “一些内地朋友也许看过一部由宁静主演的电影《大辫子的诱惑》,这部电影改编自澳门土生葡人作家飞历奇先生的同名小说。去年,澳门举行了飞历奇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澳门文化界联合总会副会长兼作家专委会主任、作家穆欣欣从一部电影说起,向内地和香港的文友们介绍澳门文学。

  “澳门的历史体现了中华文化和其他文化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的过程。”穆欣欣说,“就中文创作而言,澳门文学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我们绝大多数作家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写作,几乎没有专职作家。我们用别人喝咖啡吃饭聚会的时间来进行文学创作,完成文字与心灵的碰撞。澳门作家李观鼎先生(还珠楼主李寿民之子)说过一段话,很多澳门作家应该都会认同——作为文学创作的个体,个人因未能奉献出好的作品而感到惭愧;作为澳门文学创作的集体,我们又感到很骄傲。”

  穆欣欣说,此次澳门作家代表团的成员很多是从报纸副刊、“豆腐块”专栏起步,经过长期的“报刊体”训练,逐渐形成短小精悍同时又很有温度和亲切感的风格。“与以人民为中心、为人民创作的导向一致,澳门作家从来都是心中装着读者,我们‘目中有人’。”

3月29日,参加此次活动的部分澳门作家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合影。受访者供图

  两封信札 传承老一辈作家精神

  “港澳文学畅谈会”结束后,穆欣欣接受了《中国新闻》报采访。她表示,此次澳门作家代表团的10多名成员中有不少早就加入了中国作协,但一直没有来过作协。去年中国作协首次举办“作家朋友,欢迎回家”作家活动周活动,澳门文化界联合总会作家专委会便提出想要参加,“今年是澳门回归25周年,‘回家’变得更有意义了”。

  “这次‘回家’除了跟同行交流,中国现代文学馆还邀请我们带来个人作品入藏。另外,我们还带来了很珍贵的前辈作家的手稿,包括我自己带的两封信函,分别是《澳门日报》两位老社长——李成俊和李鹏翥两位先生亲笔写的。其中一封,是当年澳门作家丛书要编一本李成俊的文集,当时年事已高的他委托我从其已出版的文集里选一些文章出来,编成《待旦集》后,他写信给我说,这本书应该把我作为编者的名字加进去,同时要我来写后记,跟读者说明这本书是怎么编的。另一封信是我1997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我把书送给当时是《澳门日报》总编辑的李鹏翥先生,没几天他就回信给我表达感谢和关注,还给书的封面设计提出一些建议。当年我们仰望的前辈,百忙之中竟然认真地读了默默无名的小辈的书,这让我非常感动。这种精神,也是我说的‘目中有人’。”

  穆欣欣说:“这两封信我一直珍藏着,听到中国现代文学馆有收藏作家手稿信札的活动,我就决定把这两封信带回‘家’,安放在最应该安放的地方,由此将老一辈作家对后辈的关爱之情、谦和之心传承下去。我们现在讲传承,更重要的是对他们精神的传承。”(完)(《中国新闻》报记者 程小路 报道)

【编辑:胡寒笑】